网站首页  |  新闻通知  |  本会大事记  |  儒学动态  |  专题研究  |  儒学空间  |  学术研讨  |  会员论文  |  儒学杂谈  | 儒学知识  |  机构设置
 
栏目导航
◈ 新闻通知
◈ 儒学动态
◈ 专题研究
◈ 儒学空间
◈ 学术研讨
◈ 会员论文
◈ 儒学杂谈
◈ 儒学知识
◈ 机构设置
最新更新
  • 省儒促会举行孝亲敬老慰…
  • [通知]2017年河南省冯友…
  • 河南省中华德孝示范村建…
  • 河南省冯友兰研究会会长…
  • 热烈庆祝河南省儒学礼义…
  • 第五届全国儒学社团联席…
  • 中原第二届倡导建立中华…
  •    
    融通中西教育智慧 弘扬中华优秀文化

    前言

    中国传统教育走过了三千年多年的历史,这种教育模式培养出中华民族一代又一代生生不息的民族脊梁。随着近代西方文化的东来,中国传统教育逐渐退出了中国历史舞台。在现代教育向着国际化发展的今天,中国传统教育内容中所包含的文化经典、人生哲理、政治智慧、历史教训,还有民间生机勃勃的文化艺术等等,却依旧是我们民族传承的精神纽带,值得我们不断地探寻新形式来将其继承和发扬。

    近年来,各种形式读经教育在世界华人圈里推广开来,《弟子规》、《三字经》等蒙学教材走进幼儿园,业余读经班、家庭读经班、现代私塾等慢慢走进教育视野。这些实践一方面显示了中国传统文化的教育诉求,同时也暴露了单纯诵读经典无法与现行教育接轨的弊端。先锋大才教育课程体系的建构与实践旨在将中国传统文化中的优秀成分与现行基础教育课程结合起来,实现中国传统教育与现代教育结合,创立新课程改革背景下的新型基础教育课程体系。

    先锋教育机构创办于1998年,一直致力于建构兼容东西方经典文化教育优势的全新课程体系——大才教育课程体系。该课程体系根植人类元典文化,纳容东西圣贤智慧,诵读中外圣贤文化经典,在完成国家九年义务教育的基础上,致力于完善人格的全人思想教育,以培育厚德、博学的世纪大才。

    一、大才教育课程体系诞生的教育背景

    以儒家文化为主干的中国传统文化形成的东方华夏文明,一直是以普及性的教育形式相传承。春秋以后,历经汉唐训诂、宋明理学至清代考据之风,儒家文化的发展逐渐偏离孔孟之贞义。以至于由实行实德的生活教化变成了空谈究理的“口头禅”。中国传统文化至近代走向衰落,加之西方文化的强势东来和中国传统文化绑缚在一起,中国传统教育随着文化的衰落而被抛弃,中国近现代教育开始兴起。

    近一百多年来,中国教育基本全部西化,特别是中国最近三十年的教育改革几乎是美国近两百年的教育和西欧文艺复兴以来五百年教育发展的浓缩。这种严重忽略人文性而偏重于科技知识技能的教育加上中国的应试制度,今天已面临发展的困境与瓶颈。

    文化的传承必须以教育为载体,而文化的复兴又必须与个体生命的觉知和社会的实际发展相结合。当下中国儒学文化的复兴之路亦即中国现代教育的涅槃与再生之路。中国现代教育要想打破发展的瓶颈走出困境,应该走中国传统人文教育与现代西方科学知识教育的融合之路。

    二、大才教育课程体系的责任与使命

    近现代西方教育以严密的科学知识体系和多元化的分科、分班教学模式为特征。在教育学和心理学领域形成认知自然科学和知识技能的相对科学的理论体系。这是西方现代教育值得借鉴的优势。中国传统教育的智慧在于以人文思想教育为核心,以高度成熟的人文经典为教育内容,其科学的教育模式和教育目标足以让这种教育超越了时代和地域的限制,成为中国乃至人类教育未来发展的根基。

    先锋大才教育课程体系借鉴近现代西方教育的科学优势,纳容中西传统教育特别是中国古典教育的智慧精华,引入中西元典文化中的圣贤经典和艺术修养模式,和现代常规教育课程体系融为一体。这种教育课程体系必定为中华文明的教育传承和再出发提供新的思路和机遇。

    三、大才教育课程体系的生命认知

    对人性和生命成长阶段特点的认知与界定,是文化首先要回答的问题,同时也是教育的出发点和归宿,是设定教育内容、教育模式和教育目标的基本依据。儒家文化中的人性本善肯定了先天人性的具足与完善,指明了教育目标的统一性:人人皆可以是尧舜,故而“性相近”;后天人性的恶又是生命成长的外现常态,受先后天诸多因素和环境的影响,形成了教育的个体性差异,故而“习相远”。以中国传统文化的人性认知,基本可以把人的成长阶段分为以下几个时期:0-3岁为存性养心阶段,弥合现行教育体系中先天智慧与后天教育的成长断层;4-6岁为固性开慧阶段,熏习双语圣贤经典,扎根圣德,奠基精神,培植学习力;7-13岁为正心养德阶段,德育力行参合并教,学习开慧与健康生命并举,综合提升学习力;13岁以后为静定养志阶段,这个阶段目的是让学生青春无序的激情萌动消弭于静定智慧之中,品德益厚,人格愈健全。让学生体验智慧洞开后的非凡学习力,让学习变得真正轻松愉快,远离厌学困扰,实现在博学中减负,轻松突破传统应试。

    四、大才教育课程体系的理论架构与实践

    大才是对课程体系教育目标的成才界定。《周易·乾·文言》有云:“夫大人者,与天地合其德,与日月合其光,与四时合其序,与鬼神合其吉凶。”“大”的境界就是人性本善的回复与人格的高度完善,是取法乎上的目标定位。具体的课程实施,又体现了教育对象的个体性差异与因材施教的教育法则。

    先锋大才教育课程体系的主体课程包括:

    (一)生活中的道德教育

    德乃教育之大本,人生之根基。渗透传统道德自我构建的教育理念“行有不得,反求诸己”、 “推己及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以传统蒙学读本《弟子规》为依托,在日用伦常中用行为的具体落实实现生活习惯的养成教育。强调教师身教对学生的行为引导和家校同一教育氛围的构建,融德育于实际生活中,而非空洞的说教。具体的课程形式是通过晨省课、生活教育、家校互动课程等将道德教育落实在师生、家长的学习生活中,为生命固本培元。德育教育的目标是让学生懂得感恩和承担责任,学会与人相处及形成正确的人生价值观和社会价值观。在生活中引导学生在家孝敬父母,感恩父母,帮助父母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例如在家里,帮父母做家务、给父母洗脚、观察父母一天的生活体会父母的辛劳等,让学生从家庭生活中学会承担责任,让学生从最基本生活实践中修习本性;在学校,教育学生尊敬老师和长者,要求老师真心关爱学生,为人师表,以恢复传统的师道尊严;在全校推行鞠躬礼,让孩子懂得谦卑和恭敬;在学习和生活中强调细节教育,让学生行住坐卧做到谨慎认真,以培养其良好的心性,待人接物,真诚有信。

    经过师生们真心行动,教育的实效慢慢显露出来:学生们慢慢做到了“事勿忙,忙多错”,“宽转弯,勿触棱”,“父母呼,应勿缓”;当学生之间发生争执时,会想到“势服人,心不然;理服人,方无言”而自己化解矛盾。因为知道感恩,孩子们吃饭很少浪费,并且可以做到“对饮食,勿拣择”等。更为重要的是,在以生活德养教育实践中,孩子的心性和品行得到了正确的引导和巩固,常规教育下的心理问题,诸如网瘾、早恋、盲目追星等几乎销声匿迹。

    这种根源于生活的力行教育是道德内化和人格完善的过程。这种教育的意义在于使受教育者人格自我内化,而不是通过外在的道德、纪律等的约束。正如孟子所谓的“由仁义行,而非行仁义”。

    在学校和家庭的日用伦常中诵读并力行圣贤经典,以《弟子规》的实行实德培植生命大树的根基,让孩子懂得感恩孝亲,勇于承担使命与责任,根生悲天悯人博爱大众的大才情怀、生发解决挫折与苦难的智慧、勇气和信心,能够从容应对和娴熟处理人际关系中的复杂问题。面对人生激烈竞争的社会现实,不思而得,不争而无所不争。更不会因为人生阶段性的得失、成功与挫折,情绪失衡与失控而导致现代心理疾病,以致于生命之树轰然倒塌!

    (二)以中西方经典诵读为载体的大语文教育

    诵读是东方最优秀的经典教育模式,是大脑开发与再造的生命工程,是适合每个孩子人性完善和右脑开发的至简之道。

    最新科学研究表明:儿童的后天智力和性格在0-3岁完成60%,3-6岁完成80%,到13岁左右,大脑发育及性格内化敏感期就结束了。诵读可以有效促进大脑神经元之间的快速链接,形成全脑发育网络有效开发右脑,提升综合学习力。

    在诵读过程中,一旦孩子认真背诵完整的一本书之后,诵读的速度会越来越快,整体效果更明显。通过读书开发孩子的智慧提升整体的学习力,诵读很棒的孩子其他学科往往能取得更大的进步,学习由被动慢慢转为主动和自觉,正常状况下小学高年级段可能出现的厌学现象大大减少。到了中学阶段,由诵读带给孩子的学习力更能凸显,如阅读理解和写作的能力的提高,对理科学习的兴趣的增强和理解掌握能力的提高等。

    将经典诵读教育与现行语文、英语教材结合起来,经过小学阶段3-5年的集中诵读,大部分孩子可以做到出口成诵《大学》、《中庸》、《论语》、《孟子》、《老子》、《易经》、《诗经》、部分《礼记》、《弟子规》、《三字经》、《千字文》等中国传统文化经典和英文原版《伊索寓言》、《仲夏夜之梦》等西方人文经典,阅读能力大大提升,阅读量大大增加,写起文章如行云流水,文笔隽永大气,颇具 “大家”风范,令人惊诧不已!到了初中阶段,诵读的成效更加明显。学生们每天都很轻松,晚自习在看课外书,更不会写作业到深夜,可考试成绩总是很好。

    以文化为核心的大语文教育,可以让孩子在博大精深的文化积淀中轻松解决语文、英语学习中口语、阅读、写作等应试难题,提升综合学习力,促进其他学科的学习,大大减少作业量,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减负。同时,完善的中西经典文化熏习是孩子们在潜移默化中生发悲天悯人的君子情怀。

    (三)中国传统数理智慧的现代教育课程化

    数学本是一门逻辑严密的科学,然而西方数学教育体系却把统一的数学划分为支离破碎、没有内在联系的若干个分散、零乱的“知识点”,然后将它们组合、搭配起来形成各种各样的一道数学教材的 “拼盘”。这是一种缺乏科学态度的做法,也很容易将学生引入学习数学的困难和歧途里。

    对中国优秀数理教育的再认知是中国传统文化复兴最重要的现实意义之一。要重新认知中国传统数理智慧对社会发展的应用性功能。西方数理文化仅可以算有形的物和量,而中国的数理文化则可以算天地运行之规律,算世间万物之因果。正是由于中国的数理文化往往隐藏在浩瀚的、以“文言”形式表述的优秀典籍之中,被艺术化了,所以才在近100年的传统文化缺失中而随之缺失。

    大才教育课程体系中数学教材是《优因数学》。这套教材是由中国珠算心算协会前副会长兼前珠心算教育专业委员会主任、学术研究专业委员会副主任郭启庶教授在保留现代数学教材中先进教学方法、移植优良基因的基础上,整合中国传统数学中“符号化珠算”的数学基因、“以率为纲”的问题解决基因等,将中国传统数理智慧与现代数学教育的优秀成果融合在一起,实现中国传统教育的现代数学基础教育课程化。

    以珠算为载体的优因数学不仅起到了左右脑同时开发的作用,而且孩子们考虑问题的持久性、逻辑性、严密性和专注性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改观。用优因数学的思想方法考虑数学问题,更加系统、条理、简明、科学。从感性的算盘入手,也符合孩子的数理认知规律,降低了数学教与学的难度。学过优因数学的学生常规教材变得更加简单,原来需要一个学期的内容只需一两个月便可完成。从教材编排计划上讲,预计小学六年内可轻松教学完9年义务数学教育全部内容。

    (四)体智修炼课程

    中国的教育历来是文武兼修,德艺并重,以文治国,以武安邦,文武之道,其本皆一,即《大学》之旨: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壹是皆以修身为本”。

    修身之道,文武同归而途异。文以读圣贤书,敬印古德心,由内而外,修养心性,变化气质;武以锻炼筋骨,改造生理,开启智慧,养气凝神,意形合志,以合万物自然之性,得天人合一之旨,物我一元之功,从而知天下事物,皆是一理,顺理而行,自然随遇而安,和顺畅达。

    中华武术源于中华道德文化,依阴阳、动静相生相应的道理而创立。不依附外物,不要求大场地,更具普适性和生活化,同时,其环保和经济非任何现代健身器材所能代替,非任何现代竞技体育所能匹及。太极动中有静,柔中有刚;少林刚中有柔;站桩静中有动……皆是借助人体修炼,健身开智,由清净而自知,而自明,而自如,而自胜自强。

    中华传统武术健身思想,是由身体静动过程体验自身生命的状态,以自己的慧智和坚定意志,让身心性命经过修养而改变。

    中华传统健身方式尚德不尚力,是培养君子大才风范的最好途径。以武强健的体魄,能让自己在承受苦累、艰辛中具备恶劣的环境中克服困难的勇气和能力。武术是培养君子真勇的法门,内在君子人格透过身体健康发乎外。一如圣人之“温而厉,威而不猛,恭而安”,见恶不畏,见强不惧,勇于拼搏,这正是“自强不息”精神的体现和人格内化。习武尚德,能培养“厚德载物”的人格基础和道德气度。这些武术精神的传播,由身体的修炼到修养心性,能逐步使习武者养成与人为善、淳厚处世、宽容博大的清逸之气质,体现“厚德载物”的仁爱情怀。

    先锋大才教育课程体系中的体智修炼以少林武术、太极系列、内家修炼等传统武术为主要课程,内外兼修,融强健身体、开发智慧、修养身心、磨砺情操为一体。在顺应学生各阶段生理、心理发育的特点上,分阶段设立不同的教学内容:

    幼儿大才班至小学三年级以少林拳为主要训练内容,用其舒展大方,刚劲有力,来调和孩子因精力旺盛,骨骼结构未稳定而好动的生理特点,给他们建立合理平衡协调的生理结构,塑造端庄仪表,刚正气度。

    四至六年级以太极类为主,用太极的刚柔相济、圆活流畅来调和个性日益呈现的生理和心理状态,引导他们强身健体,树立和谐共处、顺应环境的能力。

    七至九年级,以瑜伽(莲花七式)为主,用瑜伽的简单安静、松柔舒展来缓解正值青春期的生理冲动和学习忧虑,使之心静体安,好好学习。

    (五)艺术修养

    孔子以六艺习教弟子,乐居第二。六艺之教重在生发志趣,开启智慧,正其心性。故《礼记学记》有云:不兴其艺,不能乐学。昔者孔子被困于陈蔡之间,危难时犹弦歌不绝。中国传统的音乐教育古琴在其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中国古代的音乐教育注重体验和感受音乐,同时注重由音乐引发的情绪和情感的体验。古琴的韵味虚静高雅,要求弹琴者必须将外在环境与平和闲适的内在心境合而为一,从而达到琴曲中追求的心物相合、人琴合一的艺术境界。以礼乐化民易俗是中华文化追求理想社会状态的重要思想。故《礼记·文王世子》有言:“凡三王教世子必以礼乐。乐,所以修内也;礼,所以修外也。礼乐交错于中,发形于外,是故其成也怿,恭敬而温文”。乐主和,由中出,以音声治心,求中和之道。正所谓“乐至则无怨,礼至则不争,揖让而治天下者,礼乐之谓也。”(《礼记·乐记》)

    乐修内是讲陶冶情操,生发志趣,以健身心。故《琴诀》有言:“可以观风教,摄心魂,辨喜怒,悦情思,静神虑,壮胆勇,绝尘俗,格鬼神。”同时,古琴要求演奏者必须“定神绝虑,情意专注”,也是对心性很好的培养。“琴之言禁也,君子守以自禁”(桓谭《新论·琴道》)。守以自禁谓之修身养德,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也。“君子之于琴也,非徒取其声音而已,达则于以观政焉,穷则于以守命焉。”(朱长文《琴史》)

    先锋大才教育的艺术修养课程不是针对部分学生的特长培养,而是面对所有学生的普修课程。创编具有民族特色的开启智慧的舞蹈,并率先开创了课间舞的先河。将古琴教育融入基础教育课堂。融欣赏、奥尔夫音乐教育、舞蹈、书法、美术等艺术修习为一体,让艺术造就人格魅力。

    结语

    先锋大才教育课程体系是在现行国家基础教育阶段教育目标和方针的指导下,以新课程改革的指导思想为依据,以现行义务教育阶段教材为依托,在完成国家规定的幼儿至初中阶段的知识学习的基础上,借鉴中西优秀文化,融合中国传统和现代教育的智慧,强调《弟子规》落实于生活的做人教育,以诵读中外圣贤经典为教学特色,逐步实现完善人格和思想教育,形成具有独立人格和思想、高度智慧和涵养、博学厚德、志存高远的未来社会大才。

    (供稿单位:河南少年先锋学校)

     
    Copyright ©河南省儒学文化促进会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河南省郑州市航海中路77号中州大学南校区一号教学楼一楼  网站制作:世纪梁
    投稿信箱:hjh66646348@126.com  电话(传真):0371-68755215  联系QQ:7630146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