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新闻通知  |  本会大事记  |  儒学动态  |  专题研究  |  儒学空间  |  学术研讨  |  会员论文  |  儒学杂谈  | 儒学知识  |  机构设置
 
栏目导航
◈ 新闻通知
◈ 儒学动态
◈ 专题研究
◈ 儒学空间
◈ 学术研讨
◈ 会员论文
◈ 儒学杂谈
◈ 儒学知识
◈ 机构设置
最新更新
  • 省儒促会举行孝亲敬老慰…
  • [通知]2017年河南省冯友…
  • 河南省中华德孝示范村建…
  • 河南省冯友兰研究会会长…
  • 热烈庆祝河南省儒学礼义…
  • 第五届全国儒学社团联席…
  • 中原第二届倡导建立中华…
  •    
    正确对待疾病 把健康掌握在自己手中

    正确对待疾病  把健康掌握在自己手中

     

    郑国强[1]

     

    1965年河南大学政教系毕业,分配到郑州四中高中部任教,先后任教师、班主任、办公室主任、副书记、副校长、书记,后调任郑州十四中任书记。我也是一个长期体质虚弱、一身多病之人。曾经得过四次要命的病和一次车祸,特别是两次癌症——膀胱癌和肺癌。在长期与疾病作斗争中,我体验到有病的痛苦难受,找到了得病的原因和治疗的正确办法,同时有一些启发和感悟。《中州儒学文化》主编李若夫教授让我写出来与大家共享,就顺便提笔写上几句供参考。

     

    病之情  病之因

    人的一生可以说是为事业、为家庭奋斗拼搏的一生,也可以说是与疾病斗争的一生。就本人而言,三四岁的时候,得了天花,那是在战火纷飞的抗日战争时期,吃的饭都没有,哪还有钱买药呢?农村就用偏方治,我奶奶每天去麦地里拔七角芽(蒲公英)两大篮,洗净后压成汁,每天喝两大碗。奶奶说:“喝吧,孩!喝了就好了。”我听奶奶的话,每天坚持喝,喝好了,我活了下来。我邻居的小孩和我是同岁,叫他喝他就是不喝,就去阎王爷那里报到了。

    七八岁的时候,一年冬天,我又得了关节疮。膝关节、肘关节、肩关节都有,不能穿衣服,早上穿上的衣服和浓液贴在一起,脱不下来,一脱就疼得大哭。奶奶说:“孩子,咱不上学了,不穿衣服。”大冬天,我就披着被子坐在煤火坑上,整整一冬天,一直到疮口都长好。

    解放前,由于家里穷,整天吃不饱,天天离不开红薯,蒸红薯、煮红薯,“红薯汤、红薯馍,离开红薯不能活”。吃红薯多了,得了胃病,胃酸多,胃痛得不得了。胃病在我身上呆了几十年,大学毕业到郑州四中高中部任教,当时刚参加工作,还担任两个年级的政治课,任务很重,每天都备课到深夜。胃疼的不得了,去找大夫。经查,患十二指肠溃疡、浅表性胃炎,溃疡胃酸多了,特别是到吃饭前的半个多小时,它就痛。真的很难受。吃了很多药也没有好。医生说:“你不知道是药三分毒,能吃五谷杂粮,什么病就没有了”。当时得到一个偏方,把白蒸馍去掉馍皮,搓成馍沫,放在炒锅里用小火炒,炒至黄焦,凉后放在小包里,一部分随身带,一部分放在办公室里,当胃疼时,吃两口就不疼了。不吃生冷辛辣食物,适当配点药,慢慢就好了。

    “文革”后期,我到办公室当上了主任。当时在中学招收飞行员和潜水员。郑州四中很幸运,有两名飞行员和一名潜水员。政审很严格,要求很高。我分配的任务是对报潜水员的搞外调。在暑假期间,天热到摄氏三十五六度,热我不怕。一天已快到中午十二点了,当外调回来到郑州北闸口时,一辆从北向南的大货车飞驰而过,把我撞飞了。当时我年轻,迈着左脚翻到右边,左手骨折了。市公安局事故科的同志说:“如果翻到左边,就没有命了,你真幸运。”我活下来了,罪得受,大热的天,骨折部位打夹板固定,整个夏天都没有取下来,真是啥样的罪都受了。但是,我没有休息,照样去外调,按期完成了政审任务,把潜水员顺利送到部队了。

    1996年我得上了膀胱癌。六月的一天,我早上起来到厕所解手,尿像西瓜水一样红。我觉得不对劲,就到医院看。在公疗单位经超声波、粉碎机检查,认为是右肾结石引起的。中午没有回家,直接找到我的邻居、河南医科大学泌尿科大夫。他问了尿的情况后,说:“郑老师,再做个膀胱镜检查,膀胱若没有问题,就按肾结石治。”下午经膀胱镜检查,不到十分钟,大夫说你的病根找到了,你得的是膀胱癌,周四做手术吧!周一检查时是两个,到周四手术时,就变成三个了,发展起来真快!手术很好,很成功,当时我没有感到害怕,没有住院,是在门诊室作的手术。下了手术台,我想走路回家,我们十四中刘润英校长说:“不行,坐‘面的’回去吧。你不能拿命开玩笑。”我才乘面的回到家。

    三周后,去住院化疗,一周一次连着七周,两周一次一连七周,三周一次一连七周……经过几个疗程,尿道和前列腺都肿了,一般的软导尿管都下不去,就请泌尿大夫用金属管子硬往尿道里通,然后把化疗药灌进膀胱里,那种疼痛味真是受不了。化疗一次,快的时候三四天就好些,有时得一周才能恢复正常。为了活命还是忍着。就这样,坚持化疗八年。在第三个疗程期间,教育局局长等领导八九个同志到医院去看我。局长问我:“怎么样?”我说:“和女同志小产一样,不过就是做了一个流产手术吧了。”他们听后哄堂大笑。

    在化疗到第三年的时候,由于药剂量大,把肺给弄坏了,拍出来的X光片和CT片都起明发光,肺都纤维化了,我跑了几个大医院,找了多位专家。教授们说:“你怎么搞的,把肺弄成这样,你不想活了吗?”我问这怎么办?他说药量减2/3,只用1/3。听了大夫的话减了药量。同时,找到中医大夫,问肺纤维化有办法治没有?中医大夫说,我给你个偏方,你试一试,人家有人吃好了。我按照他说的喝瓜篓水,天天喝,喝了有一年多。效果真不错,肺功能基本上恢复正常了。

    回想一下,我得膀胱癌是被逼出来的病。在一段时间内,思想紧张,累得头昏脑胀,情绪低下,身体免疫力低下。那时候家里有三件事:一是家里装修房子,包工不包料,地板砖、木料、石膏线、水泥都是我用架子车拉回来的,特别是从西沙口经河医高桥,一路上坡,那是真难走呀!上去坡满身是汗,拉一趟,毛巾都是湿的。装修工哪地方装得不好,还和他们吵嘴。急!第二件事,一天夜间我大儿提包被人抢了,把“大哥大”(当时值万把块钱)抢走了,半夜又找人去派出所报案。急!第三件事,我父亲在老家农村割草掉到十多米的深沟里,家里人从早上找到中午才找着,骨折了,住医院了。作为长子,一个月回家三四次,急呀!病是急出来的!现在看起来,急出来也是好事,早发现,早治疗。

    我在想,和我同年龄的人不得膀胱癌,我为什么会得呢?仔细想想,自己的病是由四个不良的生活习惯引起的:一是大量地吸烟,一天两盒还不够,甚至有时达到三盒;二是不喝水,烟可以不离嘴,水一周也可能一杯都喝不了,吸进身体的毒素都积压在身体里;三是不吃水果,什么西瓜、梨、桃、苹果,统统都不吃。真是坏的出不来,新鲜的进不去;四是不爱运动,一上班不是开会、听课,就是坐在办公室,长期形成爱静不爱动。我认为,这四条不良的生活习惯是导致生病的原因。别人劝我说,吸烟不好,自己还强辩说:“我爷吸烟,我父亲也吸烟,爷爷九十多岁才去世,父亲现在八十多了,身体很健康,也没有什么病。”别人说:“你认为好,你就吸吧!吃亏的是你”。现在想想,吃亏的真是我,得到报应了。

    20088月份,我又得了肺癌。2008年是我从教四十年,也是我当第一任班主任的学生高中同学四十年,五月份,同三十多位同学一块去登尧山(原石人山)。当时我已经68岁了,登山我比他们上的还快,总走在他们的前面,也不感到累。大家都很开心,很愉快。六月份,当时社会上流感不断发生,自己知道身体不好,怕得流感,就到医院打了一针流感疫苗。别人打了身体更健康,可我打了针第三天就发烧了。后来越发越高,就去住院。到医院作了CT检查,说是肺炎,大面积感染。住院打针吃药二十多天,肺部炎症消了大部分,从CT片看,还有1/3没有消。我和儿子拿着片子去省里几个大医院找教授专家看片子,他们意见说是堵塞性肺炎。我想堵塞性肺炎不也是肺炎吗,就还按肺炎治吧,又过了十多天,主管医生说是否有结核菌?让去市六院作检查,化验过后,呼吸科一位教授说,你有结核菌,但不是主要的,主要病不是结核,我不能耽误你的病,我建议你去胸科医院检查。我当即就去胸科医院,经看片子,说是肺肿瘤。从胸科医院出来就去找肿瘤医院放射科主任,再看片子,主任也说是肿瘤,让做个穿刺,看一下病理是什么?

    穿刺是在医学院做的,经化验是磷细胞,高分化,I期。胸外科主任说:“作手术吧。”我说,那就手术吧。术后化验为12期,当时没有一点害怕思想。万万没有想到手术后那么难受难忍。特别是四五天不解大手,大便干结。躺在床上光想解,解不下来,肛门收缩繁频,每收缩一次它就痛一下。那种痛苦,难以形容,坐不行,躺在病床上也不行……这个科还不管,还得自己去门诊肛肠科看……没办法,最后找熟人灌肠才解下来,疼痛才算缓解。真的体会到健康是幸福的,有病是痛苦的。千万别有病。但话说回来,痛苦也是人的一种经历,正确对待痛苦则是更高境界。人生的意义就在于经历苦难和体验痛苦。如果,得到了,便达到幸福的彼岸。

    关于化疗,我没有按医生的要求立即去化疗,我想刚做了大手术,大伤了元气,身体还没有恢复到正常,就往身上打哪些毒素,身体怎么能受得了,我往后推到近一个半月,将身体恢复差不多才进行化疗。

    化疗时又遇到难题,前几天都是打保肝药、保胃药,然后再打化疗药。当化疗药进到身上两三天后,身体各种指标都不正常,医生就给打白蛋白补充营养。别人打上行,我就不行,不到5分钟就发高烧,浑身发抖,赶快拔针抢救,这一抢救不要紧,多化近万元的医疗费。到第二个疗程,医生又给我打上白蛋白,同样不到5分钟,又发高烧,接着又是抢救。我气得很,当时我都发了火,对医生说,我不能打,你们为什么还要打?医生说给你换批号了。我说:“我再不化疗,癌症没有要了我的命,我不能让治死。你们光按书本上说的固定治疗方案,而没有按患者的实际情况进行治疗。教条也会害死人。”

    我说话算数,再也不化疗了。医生说,你不化疗也可以,我建议你培养一种兴趣,一种爱好。我说:“我有,天天打门球,走路。”

    追其得肺癌的原因,自己认为:一是年轻时长期吸烟种的毒根;二是膀胱癌化疗过量的伤害;三是打流感疫苗的诱发。诱发出来的比自发的好,发展到有自我感觉,那就是晚期了,晚期的治愈率很低很低。早发现相比而言,就好治些。我很幸运,两次癌症的发现都是早期的。

     

    改之正  悟之道

    人吃五谷杂粮,都会生病,关键要正确对待。从我的同学、同事、朋友、学生对待疾病的情况看,有四种对待癌症态度是不可取的:一是一听到是癌症就特别害怕,背着沉重的思想包袱,在病魔的阴影下跳不出来,没有几个月,就吓死了;二是有的人急于求成,过分治疗,叫治死了;三是反正成这样了,抗拒治疗,抗拒进食,等于是自杀了;四是有的人满不在乎,好了伤疤忘了疼,还没好几天就又喝酒又抽烟,时间不长病情又加重了,加快走上黄泉路。有病并不可怕,关键是要乐观正确地对待。我的做法体会和感悟是:

    第一,纠正不良生活习惯,养成一种健康生活方式。

    人常常不能改变什么,唯一可改变的常常是自己。我得膀胱癌的原因,是由四条不良的生活习惯而引起的。要想继续活下去,过现在的幸福生活,就下决心纠正,坚决不吸烟,别人再让也不吸,再好的烟也不吸;坚持每天多喝水,水不离身,每天至少喝七八杯,早晨起来第一件事就是喝温开水,夜里起来也要喝二三次水,加速身体水的循环,及时排除身体的废物;过去不吃水果,现在多吃水果,而且每天要吃两种以上水果。水果里含有大量的维C,可补充身体的营养;纠正过去爱静不爱动的习惯,加强锻炼。科研人员研究表明,每天锻炼15分钟,可以让人多活3年,每天活动30分钟比零锻炼的人,可增寿4年。我的锻炼项目主要有两项,走路、打门球。我认为走路是最古老的最简单的也是最好的一种锻炼方式,坚持每天在四百米跑道上走810周,最后倒走一圈,倒走时要做几种动作:前后拍手、打胸、捶背、转圈。锻炼得每次都微微出汗。冬练三九,夏练三伏,连大年初一都坚持不间断。锻炼得两腿有劲了,走路速度快了,吃饭香了,睡觉好了。晚上走路回来,温水泡脚半小时,冬天42度、夏天40度,泡得身体微微出汗,血液循环快了,全身畅通了。

    第二,培养一种兴趣,持之以恒做下去。

    兴趣是一种动力。活动方式确定之后,要爱好它,迷上它。比如我打门球,坚持每天打,每天练,达到风雨无阻的程度,下着小雨小雪也要坚持,一手打伞,一手拿棒打球。每晌打球结束了,他们都不班走了,我还要坚持多打15~20分钟再回家。坚持就是胜利,长期坚持就有收获。我的体会是“进了门球场,什么都不想,一心一意打好每一棒球”。病不是一天得上的,身体强健不是一天就练好的,要坚持!坚持!再坚持!锻炼是长寿的密码。锻炼了,全身血脉畅通了,新陈代谢加强了,新鲜的进来了,废物排出了,运转正常了,身体强健了,疾病也就没有了。

    第三,早发现早治疗益处多。

    对待任何疾病都应是早发现早治疗,把它消灭在萌芽状态。19966月份得膀胱癌时,星期一早上起床发现尿不正常,当日上午就到公疗医院检查,下午就到河南医学院泌尿科作镜检,当天下午就确诊为膀胱肿瘤,并约定周四上午在门诊手术,手术后病理化验为乳头癌二级。由于早发现,果断的手术治疗,结果好了。和我同期,在郑州市教育系统有四位同时得同类病,他们三位都没有闯过三年大关。20086月份得了肺癌,开始按肺炎治了一个多月效果不大,才怀疑是否其它病,到处走访专教授,8月份确诊为肺癌,当即就到河南医学院胸外科作肺部切除手术。右下肺切除三分之一,肿瘤像羊眼那么大,虽然晚了一个月,但还是属于早期。我的体会是一旦病情确定,要果断地采取适当的措施治疗,不犹豫,不侥幸。

    第四,听医生的话,但也不能全信。

    在我两次癌症的治疗过程中,有经验也有教训。在膀胱癌化疗时,采取了倾盆大雨打歼灭战,结果把我的肺化成纤维化了,我受了罪,还挨另外一个大夫的批评。他的意见是小济量、长流水,长期抗战,后灭之。我听了他们的意见,药量减少2/3,坚持化疗了八年。事实证明,这是正确的。应该在治疗之前多征求专家意见,然后和主治大夫一起综合专家的意见,制订出适合自己的治疗方案,这样效果更好。如去年冬天,我老伴住在医院,经CT检查是:脑硬塞、脑积水、脑萎缩。在治疗方案上意见差别就很大,同样的CT片,就有两种意见,一种意见要引流放水,另一种意见说,有积水,但远远没有达到开颅放水的程度,不要认为有白的地方就是积水。最后和主治医生一起综合专家和知名专家的意见,采用了保守疗法,实践的结果是对的。

    第五,祛邪扶正,做到阴阳平衡。

    我在肺癌手术后和化疗期间,身体很差,浑身无力,躺在床上,闭上眼睛就做梦,梦见的都是死去的爹、娘、爷、奶、舅、舅母、叔、老同学、老同事。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据中医学的阴阳学说,是因为身体阴气太重,阳气太弱,阴阳不平衡所致。在这种情况下应该补阳。我的做法是:每天都喝大枣、桂圆、枸杞汤;二是自制的三胶汤(阿胶、鹿胶、龟胶);三是加强锻炼:走路、晒太阳。四是适当地服用一些提高免疫功能的药,如至灵胶囊、胸线太等。坚持一段后,渐渐地恢复到正常。阴阳平衡了,不做梦了,睡觉也沉了。在康复过程中,以提高免疫功能为主。只有自己免疫功能强了,抵抗力强了,不健康的细胞就会逐渐减少,直至根绝。阳气足了,精气神好了,一切病都没有了。

    第六,要有一个平和心态,坚持一种向上精神。

    平和的心态是一种品质,也是一剂治病的良方。不管什么时候什么地方,遇到什么事,都要做到不生气、不怨人、不恼怒、不发火。因为“怒伤身,急出病”,冷静地找到适合的方式处理就行了。对待家人、邻里、同事、朋友要多一份爱心,多一点宽容,不斤斤计较,“得饶人处且饶人”,要有弥勒佛的大度,“能容天下事”;要有宰相的肚量,“肚里能撑船”。在名誉、权力、金钱上要像庄子说的那样“无求”“无欲”,不占不贪,让日子过得心平气和,身心都不受伤害。想健康长寿,做到既养身又养心,内养其心,外养其形。换句话说,遵守规律,顺应自然。

    毛泽东主席说,“人是要有点精神的。”我们要有一种积极向上精神,人像一个气球一样,有了气它又圆大大;如果没有气了,它就瘪了。我得膀胱癌的时候,有人给我讲:“老郑,什么都可以垮,就是精神不能垮。一旦精神垮了,人也就完了。”他还举一个例子,当一个老人快要死的时候,很想见到他的一个小儿(小儿在国外),小儿接到其父病重速归的消息,三天就回来了,上午回来,下午老人就闭上眼睛了。这说明老人愿望达到了,没什么想头了,气就泄了,人就走了。在河南大学郑州校友会工作期间,有朋友讲,日本有两个八十多岁的老人,一个八十三了,一个八十二了。八十三岁的老人说:“我八十三了,阎王爷不叫自己去”,天天发愁,老是担心,怕过不了这个关。八十二岁的老人说,我还年轻,我的目标是这辈子要登上富士山,就天天练爬山,到九十七岁的时候终于登上去了。你想能登富士山,做个百岁老人是没有问题的。而另一位真的没有闯过鬼门关。我学习的榜样是那位登山老人。我是1996年得膀胱癌,2012年退休,在这期间一边治病,一边工作。退休后,先后在郑州市教育督导室、郑州市教育局关工委帮忙干点事。2006年二月份就到河南大学郑州校友会办公室工作。这几年跟着马宪章等老领导,到省级贫困村荥阳市高村乡刘沟村扶贫和进行新农村建设,扶持了村主导产业——河阴软籽石榴。五年间,该村由2004年人均收入不足1200元,到2009年达到人均一万八九千元,摘掉了贫困帽,成为省新农村建设示范村。这几年我们往刘沟去了几百趟,最多时一周去过四次,有时去得还很早,八点就赶到了。虽然早点,但生活很充实,很愉快。2010年元月,成立了河南省儒学文化促进会,我担任副秘书长兼办公室主任,整天都有干不完的活,但心里很高兴。上午去促进会工作,下午在家干家务和打门球锻炼。近年来,老伴身体多病,家务活基本上干不了啦。我在家是采购员、炊事员、清洁员、护理员,中午还得照点给孙子做中餐。但我不觉得这是负担。我有病时,老伴照顾我,她有病了,我照顾,是天经地义,理所当然。我认为为家庭、为老伴服务是自己的福分,我愿意为老伴服务到百岁。

    精神是一种寄托,工作是一份责任,也是一种动力。让我们永远拥有像早上八九点钟太阳的青年小伙子那样的精气神。

     
    Copyright ©河南省儒学文化促进会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河南省郑州市航海中路77号中州大学南校区一号教学楼一楼  网站制作:世纪梁
    投稿信箱:hjh66646348@126.com  电话(传真):0371-68755215  联系QQ:7630146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