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新闻通知  |  本会大事记  |  儒学动态  |  专题研究  |  儒学空间  |  学术研讨  |  会员论文  |  儒学杂谈  | 儒学知识  |  机构设置
 
栏目导航
◈ 新闻通知
◈ 儒学动态
◈ 专题研究
◈ 儒学空间
◈ 学术研讨
◈ 会员论文
◈ 儒学杂谈
◈ 儒学知识
◈ 机构设置
最新更新
  • 安阳县北郭乡武庄村隆重…
  • 郑州文庙举行“丁酉年纪…
  • 省儒促会举行孝亲敬老慰…
  • [通知]2017年河南省冯友…
  • 河南省中华德孝示范村建…
  • 河南省冯友兰研究会会长…
  • 热烈庆祝河南省儒学礼义…
  •    
    和大学生一起读传统经典

    和大学生一起读传统经典

     

      [1]

     

    圣人,孔子“好古,敏而求之者也”的成果。我小时候,认得一些字后就喜欢读书,但那个特殊的时代没有书可读,只能读祖辈和父辈留下的古书,尤其是很难理解的中医书,不然就是随便翻看的“政论文选”,所有的都只能不求甚解,而不是“敏而求”。性格决定命运。少年时代的积习决定了我对于古典的理解和偏好(本质上更是习惯),又让我时时去翻阅和思考。对于比一般人更熟悉点古典,讲课时候就会“旁征博引”旧时的东西,吸引了些许学生的兴趣,也不断引起他们的发问,于是常常组织大家读书讨论。后来在不少同学的建议下,固定时间聚会读书。到1996年秋天,大家决定读中华传统经典,以儒学经典为主,学做人,增长智慧。读经典的另一个理由是两个问题,或者叫两个现象:其一是李约瑟问题,为什么同样是古代,明代中叶之前中国科技领先世界,之后就不行了呢?其二是犹太人问题,他们怎么能在多个领域站到了世界其他民族的前面?我认为这与继承传统,与能“正本清源”有关。于是开列出一级书单是“四书五经”,二级书单是先秦诸子书,三级书单是汉代起的儒释道典籍、古代文学和西方宗教、哲学、文学经典、科普读物,四级是自由选择,发展爱好,发现自我。

    一、读书方法的不断探索

    五天半工作制时,要求有兴趣的学生一起选择某本书课余读,选择一个周六下午一起聊天讨论。后来实行五天工作制,学生周末活动多了,周六下午就不现实了,改为某个晚上大家一起讨论,但时间不固定,出席的学生人数多少起伏很大。不少学生兴趣很容易转移,组织过于松散,有学生建议把“聊读书”的时间固定下来,这是要下决心的,因为一个学期偶然的几次聚会容易,固定时间就绑架了大家,尤其是我。但最后还是下了决心,要风雨无阻地把读书坚持下来,每个周五晚上聊读书。2004年学校分为两个校区,读书组织的重心从2005年起发生了转移,以新校区为重点,周日晚上就成了老校区的聊读书时间。这样一个很大的好处是经常出席的核心成员出现了,偶然出现的边缘成员也清楚了。读书的效果可以作以比较了,之后鼓励大家读书就有现实的、事实的可比性。

    怎么读?在形式上也不断进行了探索。最初的大家随便读,聚集起来谈谈感想,聊聊收获。后来有了“书单”,聊的内容集中某个方面,深度逐渐有了。最后干脆限定一个学期集中一、两部经典细读,要求尽量背诵下来。积极的学生按照要求做到了,参与的也熟悉的本学期读经典的内容,其余的也知道了课本上没有的东西。细读也是聊读书,大家细读了某一部分,看看大家有什么观点不同,理解的差异在哪里,思想方式有了改变。之后,我们还是发现细读的弊端,就是内容深入了,广博不够了,这样也不好,思路有局限。于是改为集中读背某些经典,有选择地讲解三级书单的内容,引发大家拓展读书的兴趣。现在是细读经典、讲解性细读和兴趣讲座相结合,要求学生每周阅读五个小时,参加聊读书一小时,听讲一小时。实际上常常超时讨论或者讲解。

    这样读书是对经典的“重新讲”,不是冯友兰先生的“接着讲”,更不是“照着讲”。照着讲,真不知道照着谁的讲合适,经历了历代文人的诠释,答案五花八门,各有道理,只能站在今天的立场上去鉴别和选择。有时候是绝对肯定了几个答案都有效,而且讲出了有效的环境或者背景。比如“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新)民,在至于至善”,我们研读出了多个情况下不同的解释,都是“合理”的解释。虽然《大学》文本在后边有它自己的解释,但毕竟是它的“传注”而不是经文本身原始意义。原始意义已经不得而知了。同样,我们设身处地想想《论语·学而》第一章,也同样有很有意味的解释,不同于能看到的注释和翻译,也许更合理。我们认为传统的小说比历史更合理,更有价值,不管是“四大名著”还是《三言两拍》、《儒林外史》、《聊斋》、《老残游记》,也不管是西方经典小说。因为“合理”,才更有社会“思想和伦理”。至于“接着讲”,那我们是百分之百做不到,因为你要知道原来人家说了什么,吃透了前人的思想和思路才能接着讲,只有冯友兰先生这类大家才有这样的能力、气魄和风范。

    二、参与读书成员发展案例

    早期读经典的成员(2004年秋有新校区之前),到社会上后发展的都不错。一个自费专科班的同学(1998年毕业)参加读书的十多人,第一年通过律师资格考试10人,第二年全部通过,现在不是在司法部门工作,就是在律师业从业,生活水平挺高,婚姻基本比较好。在他们之前,没有法律专业的学生参加读书,更没有一个毕业生当年通过律师资格考试的。在他们之后,毕业当年通过考试就不少了,但是考试的难度没有降低,后来叫司法资格考试了。其中决定参加研究生入学考试都通过了,而且按照要求在不参加任何培训班的情况下,花一周时间保证政治统考中等成绩,事实是只有个别同学最低63分,最高也不超过83分。我曾经担心,有的硕士生导师不喜欢学生政治学得很好,希望他们不要指望政治提高总分,而是要在专业课和外语上下功夫。参加读经典学生这样成绩的取得,和他们在读经典中获得的“社会责任意识”分不开,也和他们获得的理解力分不开。

    中期(2004年秋到2010年秋)读经典的成员学业成绩还是很不错的,没有出现平时考试补考,这一点每个学期读书活动时候,我都一一问过。毕业的就业都出奇地顺利,什么原因还只能猜测:是因为他们本来学习不错,才有精力参加读书活动。像同学王某某,陕西渭南人,本来学习很不错,是新校区读经典的第二届成员,毕业时候有多家单位可以选择,我建议去了国企,很快成为工作骨干,现在月工资接近8000元;亦或是他们参加读书活动后,更加努力学习了,成绩好容易就业。新校区第一届的金某某同学,是学校第一个签约的学生,他们那一届参加读书的同学都在春节前签约了,现在都已经是单位骨干;亦或者是他们真的伴随着读书改变了气质,提高了境界,面试的成效更大。同学辛某某去哪工作,哪里都欢迎她,收入也比较高,他们是第三届同学,也都顺利就业。第四届有一个同学丁某某,寒假前专门约我谈谈就业,主要是说参加读书的都签约了,为什么就剩他一个还没有单位?我回忆了他三年多在读书活动情况:每次必然到场,偶尔不到也是告假了的。本来参加读书见面活动是没有任何约束的,不需要请假。但是,每次问起读书或者背书情况,他都是很不好意思,大概没有怎么读过。我要求他利用寒假读背《孟子》和《道德经》,因为这两部儒道经典朗朗上口。寒假一结束他就找我说,都会背了,并且演示了一番,第二周他签约了“焦煤集团”,现在工作稳定,是技术骨干,也准备好了最近结婚。就算这是巧合吧。另一个读经典成员毕业签约河南电讯,元旦前的单位演讲赛,几番选拔,获得了第一名成绩,也成为骨干。其他成员也各有奇迹,多人次有被输出国外工作经历,有了城市买房成家的首付资金。

    近期(2010年起至今)随着高考制度改革,大学从精英教育到大众化教育的发展,学生的文化素质整体下降了不少。他们听懂说话和理解力不及从前,努力程度也有所减弱,参加读书活动的压力明显增加,要求背诵一些经典,显得有些困难了。当然,这并不是说他们智力有问题,只能说是中小学时期没有打好基础,没有掌握应得的知识信息。新的知识往往不是“习得”的,而是从已知的知识再思考、再推理获得的。所谓学习,就是学得新的知识来自以前的积习。鉴于此,我们的读书活动更加重视思维方式和知识的丰富性上下功夫,讲解占用的时间更多了一些,成员出现了个别学生专业课程补考的现象。就业虽然保持了,但是就业后的收入和在单位工作效果也有所下降,思维方式的死板和顽固也让人伤脑筋。虽然学校从1998年秋天起就有扩招的学生,但是扩招的规模是不断增加的,是一个渐变的过程,只有经过更长的时间作比较,才发现更加明显。这样的变化也成为今后读经典活动怎么办下去、办好的新问题。

    三、读书活动效果反思

    我们读经典活动选择性背诵的有《大学》、《中庸》、《论语》、《孟子》、《周易》、《道德经》、《孙子兵法》、《墨子》等这些短篇,阅读诸子百家和名篇名著,也包括部分佛家经典以及《圣经》等,从中发现生活法宝、人生启迪,摒弃其“迷信”和“神秘主义”内容,让学生从迷茫中走向理性。在讲解中大量比较马克思主义经典理论和实践,走了一条传统文化为现代人生服务的道路。因为在读经典的过程中,借鉴了北京大学李零教授的世界性眼光(当然只能是借鉴,难以超越,老师是大家,大气势的学者),华侨大学王四达教授批判传统的精神(老师深层地分析批判也不好学会,理性加激情,遨游于文化世界),福建师范大学朱人求教授(文化保守主义倾向,张扬经典的魅力,大概是朱熹的孙子吧。去年夏天调入厦门大学,不知道和学生读书是否又起炉灶了),进行深度褒扬式研读。借鉴中有自己的特色:向好的解读同时,适当还原历史本身,或者小说化的还原历史,因为前边提到“小说比历史更合理”,也就是更接近于“真实(不是史实)”。现实意义是第一要务,不能用西方方式的或者丑化和抹黑传统的东西。只有“善意”的解释才能传承文化血脉。也只有如此,人们才有“希望”,不管是生活上的“希望”,还是心理上的“希望”。恶意的解释只能让人们压抑和失望,失去道德心、生活的良心和对社会、人生前景的理想和责任。

    客观地说,读经典活动有很多收获,无论学生道德品质还是个人气质,甚至个人的体质和智慧。但他们有的因为在别人背外语单词时候,他们背经典而被人耻笑。好在毕业后,他们回忆起来还是很幸福的。一个在广东做公务员的学生讲:他在中山大学读研究生毕业后,回想起来对他的影响,还是郑州航空工业管理学院的读书活动更有效果,更有收获。在贵州当教师的学生说,他能带好学生,并总比其他老师带的班更被学校好评,不是自己在学校学的机械制造知识,而是读经典的心得。有不少学生认为自己身体状况的健康来自于自己的心理健康,而自己的心理健康是自己读经典的成果。没有经典,去哪里找到健康的心理呢?于是我想到易海云老先生(曾任北京市海淀区文化局长、宣传部副部长)在听到我说读诵经典利于身心健康时候,他送我他的《老子通读》,讲了唯物主义的“背诵”养生学。搞了一辈子马克思主义理论,回到背诵传统经典才治好了满身的病,也更加理解了唯物主义是精髓。

    然而,到底和学生一起读经典有哪些好处?理性的总结是什么?有哪些?这些都说不清楚,还需要好好地总结。确实更容易找工作吗?确实更容易把工作干出色吗?确实保证的身心健康了吗?确实有利于智慧开发吗?确实更加具有法律和道德感吗?真实是善于和别人相处吗?真实是改变了个人气质了吗?从统计学上保证没有人为的因素干扰吗?这还需要再总结,因为我们的读书活动毕竟是不点名的极其松散的活动。

    结语:还有不少问题需要解决

    读书活动最初是我每次都克服困难、风雨无阻地参与。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社会活动多了起来,学术会议也多了起来,时间上就受到了很多限制,每个学期我都会有三次左右不能到场。还没有很核心几个骨干分子能组织好我不到场的讨论,那就直接影响以后参与人数和效果。如何让多个老师参与到这个活动中来,也是一个问题,因为这个松散的组织往往打上个人的烙印,有一以贯之的“道”在。当然一个组织可以有合力形成的“道”,以合力形成的“道”贯穿到活动中也没有什么不好,但那种“道”又需要在摸索中、磨合中形成,具有风险性。本来是适时建立起来的读书活动是能不能永远坚持,有许多问题需探索解决。



    作者简介:李海龙,河南省儒学促进会常务理事,教授,河南省中原周易文化研究院副院长兼秘书长,郑州航空工业管理学院中国文化与市场经济研究所所长。

     

     
    Copyright ©河南省儒学文化促进会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河南省郑州市航海中路77号中州大学南校区一号教学楼一楼  网站制作:世纪梁
    投稿信箱:hjh66646348@126.com  电话(传真):0371-68755215  联系QQ:7630146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