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新闻通知  |  本会大事记  |  儒学动态  |  专题研究  |  儒学空间  |  学术研讨  |  会员论文  |  儒学杂谈  | 儒学知识  |  机构设置
 
栏目导航
◈ 新闻通知
◈ 儒学动态
◈ 专题研究
◈ 儒学空间
◈ 学术研讨
◈ 会员论文
◈ 儒学杂谈
◈ 儒学知识
◈ 机构设置
最新更新
  • 安阳县北郭乡武庄村隆重…
  • 郑州文庙举行“丁酉年纪…
  • 省儒促会举行孝亲敬老慰…
  • [通知]2017年河南省冯友…
  • 河南省中华德孝示范村建…
  • 河南省冯友兰研究会会长…
  • 热烈庆祝河南省儒学礼义…
  •    
    儒家家庭德育思想及其当代启示

    儒家家庭德育思想及其当代启示

     

    魏长领[1]

     

    中国传统的家庭教育思想非常丰富,特别是儒家。儒家的家庭道德思想尽管有其一定的时代局限性,但仍包含着很多合理的、宝贵的因素,至今仍有重要的启示意义。仅就以下几个方面有详有略地加以阐释:

    一、德教为本

    中国传统的家庭教育,无不把对孩子的行为习惯、品德教育放于首位,认为良好的思想品德是做人、立世的根本,勉子立德、诫子自立、教子孝亲、训子以俭成为家庭教育的重要内容,培育孩子成为一个有良知、懂孝道、能自立、有责任心的堂堂正正的人是家庭教育的首要任务。《论语》强调:“弟子,入则孝,出则悌,谨而信,泛爱众,而亲仁。行有馀力,则以学文。”《弟子规》说:“弟子规,圣人训。首孝悌  次谨信。泛爱众  而亲仁。有余力  则学文”。《三字经》说:“首孝悌,次见闻。知某数,识某文。”“孝经通,四书熟。如六经,始可读。”这些都在强调道德教育在家庭教育中优先地位和重要作用。宋朝大儒朱熹对此高度重视,他指出:“幼学之士,先要分别人品之上下。何者是圣贤所为之事,何者是下愚所为之事,向善背恶,去彼取此,此幼学所当先也。”(朱熹《小学·嘉言》)“盖古人之教,自其孩幼而教之以孝悌诚敬之实,及其少长而博之以诗书礼乐之文,皆所以使之即夫一事一物之间,各有以知其义理之所在,而致涵养践履之功也。”(朱熹《朱子文集大全》)父母要有对孩子道德教育的责任心,这方面不能依赖学校和社会。养不教,父之过。“因父子相爱,便教他父慈子孝。父慈,不但幼时怀抱养育,大时还教他仁义,管他干正事。”(《颜元集》)

    现在的家庭教育太功利化,过于重视为学,而忽视为道;重视知识教育,忽视情商、义商培养;重视升学率,忽视全面发展;重视学习成绩,忽视为人处世。身为现代父母,您知道现代孩子该怎样教育吗?很多父母认为,家庭教育就是开发孩子的智力,也就是让孩子从两三岁开始背唐诗,四五岁学英语,上学后要请家教、上辅导班,成绩一定要名列前茅,将来一定要上名牌大学。似乎只有这样,父母的教育才算成功,孩子才算成才。实践证明,这是对家庭教育的极大误解,是升学教育在家庭教育中产生的不良后果。家庭教育最重要的任务应该是建筑孩子的人格长成。试想,如果一个孩子缺少对生命的认知(一遇到挫折就产生轻生的念头),没有梦想的能力(自己将来想做什么都不知道),不懂得保护自己(做了博士生依然被农民拐卖),无法与别人共享(腰缠万贯却不快乐),那么,即使这个孩子门门功课考第一,将来又是什么样?又能怎么样?决定孩子一生的不是学习成绩,而是健全的人格修养。最基本的教养、最基本的道德、最基本的文明是家庭教育中最重要、最关键的。

    现在一些家长给老师送礼,巴结老师,给孩子搞特殊化;有的让老师别对孩子要求太严,给孩子特殊照顾。有的家长甚至自豪地说:自从给老师送礼后,吃饭时分鸡蛋的时候老师都给孩子分大的。有的家长实施“老虎式教育”,甚至教孩子打架时如何下手。自己的孩子和别的孩子打架吃亏了,家长帮着打人家孩子,有个幼儿园的老师就是这么做的。有的家长为了让满足孩子的“官瘾”和虚荣,给班主任送礼。有的班级一半以上学都是“官”,小小年纪就知道耍官腔,摆官架子,很难想象这样的孩子长大以后如果真当了官是什么样子。培养趋炎附势的精神和习惯是教育的最大失败之一。现在的一些孩子攀比家庭富有、父母地位、官职大小,嫌贫爱富、欺软怕硬,非常势利。有的比出自傲,目空一切,如“我爸是李刚”;有的比出自卑、孤僻和仇恨,如马加爵;有的比出嫉恨、攻击甚至加害,如复旦大学研究生投毒案。

    一些家长管得不是地方,只管孩子的考试分数,孩子在外面做了不礼貌、不道德的事情不管,在家里好吃懒做、贪图享受不管,甚至鼓励小孩子投机取巧,偷鸡摸狗,如一农村孩子在母亲买鸡仔的时候,偷了人家2个鸡仔,回家后母亲知道了,不仅不批评孩子,反而很高兴,还说咋不多年偷几个、这个孩子平时偷偷摸摸,已成年就进了监狱,后来进进出出,监狱的人都熟悉他了。

    二、以孝为先

    儒家家庭德育思想非常强调孝道的重要性,认为道德教育要以孝为先,以孝悌促仁义,以血缘关系的和谐促社会关系的稳定,达到治国理民的目的。《论语·学而》说:“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孝悌也者,其为仁之本与?《孝经·开宗明义章》指出:“夫孝,德之本也,教之所由生也。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立身行道,扬名于后世,以显父母,孝之终也。”儒家家庭德育思想非常强调“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从而达到以孝促忠,齐家治国平天下。

    现在有些孩子认为父母给他什么都是应该的,不知道感恩。长大以后不孝顺父母,甚至虐待父母。《今日说法》曾经报道过一个令人心寒的案例,就是一位85岁母亲,在除夕之夜被七个儿女拒之门外,最后冻死在儿子家门口。如果对自己的父母都没有起码的尊重、爱戴和孝敬,连自己母亲的生命都漠不关心、置若罔闻,又怎么能够期望他对陌生人讲诚信、讲道德呢?

    三、言传身教

    儒家家庭德育思想非常强调言传身教,身教重于言教。父母要以身作则,修身养性,处处做道德的楷模,为孩子做出道德的榜样。民间流传这样的对联用来激励家庭道德教育:“忠厚传家久,诗书继世长”。儒家家庭德育思想在这方面有着非常丰富的思想文化资源值得我们反思和借鉴,仍有其积极意义。比如:“教子贵以身教,不可仅以言教。”(申涵光《格言仅录》)《管子》中说:“为人父而不明父子之义,以教其子而整齐之,则子不知为人子之道以事其父矣。故曰:父不父则子不子。” “ 教训子孙, 必须自正己身, 己身能正, 就是教子孙的方法。”(石成金《传家宝》)“子曰:‘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论语·子路》“ 正家之本,在正其身。正身之道,一言一动,不可易也。”(《二程集》)“ 教子者,本为爱其子也,继之以怒,则反伤其子矣。父既伤其子,子之心又责其父曰:‘夫子教我以正道,而夫子之身未必自行正道’。则是子又伤其父也。”(朱熹《四书章句集注·孟子》)“以身垂范而教子侄,不用诲言之谆谆也。”(《曾国藩全集·家书》)“欲戒子侄之骄,先须将自己好议人短,好发人覆之习气痛改一番,然后令后辈事事警改。欲去骄字,总以不轻笑非人为第一义;欲去惰字,总以不晏起为第一义。”(《曾国藩全集·家书》)“安详恭敬,是教小儿第一法;公正严明,是做家长第一法。“(金缨《格言联璧·齐家》)

    四、慈严相济

    儒家家庭德育思想强调在教育孩子的时候,要慈严相济。过于溺爱和过于严厉都会产生事与愿违的结果。颜之推说:“父母威严而有慈,则子女畏慎而生孝矣。吾见世间,无教而有爱,每不能然。”(《颜氏家训·教子》)现代著名教育思想家蔡元培先生指出:“慈者,非溺爱之谓,谓图其子终身之幸福也。子之所嗜,不问其邪正是非而辄应之,使其逞一时之快,而或贻百年之患,则不慈莫大于是。”(《蔡元培全集》)司马光说:为人母者,不患不慈,患于知爱而不知教也,古人有言曰:‘慈母败子’。爱而不教,使陷于不肖,陷于大恶,入于刑辟,归于乱亡。非他人败之也,母败之也。”(《温公家范》卷三)儒家家庭德育思想非常讲究道德教育的境遇和方法,如明代思想家吕坤《呻吟语》就提出在对孩子教学教育的时候,要做到“七不责”,即对众不责:在大庭广众之下,不要责备孩子,要给孩子以尊严。愧悔不责:如果孩子已经为自己的过失感到惭愧后悔了,不要责备孩子了。暮夜不责:晚上睡觉前不要责备孩子。饮食不责:正吃饭的时候不要责备孩子,即不在饭桌上教育孩子。欢庆不责:孩子特别高兴的时候不要责备他。悲忧不责:孩子哭的时候不要责备他。疾病不责:孩子生病的时候不要责备他。就是说,责备孩子要看时间、地点、条件,不当责备会伤害孩子自尊心,不仅效果不佳,而且伤害孩子的身心健康。

    现在的家长应该反思一下,有的孩子为什么宁愿上网和陌生人聊天,也不愿和家长谈话?宁愿把自己的秘密向外人倾诉,而不愿对父母透露?为什么孩子不愿回家,把港湾本是温馨当地狱?就是家长不懂孩子的内心世界和生长规律,不懂如何和孩子沟通,缺乏与孩子交流的时间和正确的方法。

    现在一些家长走两个极端:要么不负责任,自己忙于工作,忙于自己的爱好(如赌博、打麻将),很少跟孩子沟通,很少管孩子;要么就对孩子要求太严,要么对孩子过于溺爱。最严重的是,平时不管孩子,一看孩子考试不好就加以训斥,甚至大打出手。还要的家长教育理念和方法不一样,一个宽,一个严;一个打,一个护。有时父亲管孩子,妈妈会出来护着:他还小呢。还有时父母教孩子,爷爷奶奶会站出来:你们小时候还不如他呢!更有甚者,父母在老师“告状”时无端袒护:“我家孩子挺好,我看是你当老师的不行。”这样的孩子成年后容易缺乏是非观。现在一些家长不让孩子做家务。无原则向孩子妥协,一味迁就,不给孩子体验挫折甚至体验生活的机会。

    哈佛大学研究表明:爱干家务的孩子和不爱干家务的孩子,成年以后就业率为15:1,犯罪率为1:10,爱干家务的孩子离婚率低,心理疾病率低,动作技能、知识努力、责任感高。一个15高重160斤的初中生写完作业后坐在沙发上吃着爆米花看电视,水管崩裂流水,自己搬个凳子摞在沙发上继续看电视,也不给父母打电话。李双江、梦鸽溺爱李天一就是个典型的例子。

    四五岁的孩子还要父母喂饭、穿衣,上高中了还要家长收拾书包、衣服。这样包办家庭走出的孩子,轻则自理能力差,重则没有责任感,缺乏同情心,不求上进。有的家长放纵孩子混乱的作息,看电视到深夜、在外疯跑都不管,睡懒觉,暴饮暴食或挑食。这样的孩子长大后不会计划,没有目标,缺乏上进心,得过且过,做事有始无终。 有些家长看到孩子磕着碰着、咳嗽两声,就如临大敌,生怕出事。当然有病要及时诊冶。更有甚者,不让孩子出家门,去哪儿都要抱着跟着,可谓“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怕摔了”。这种过度保护会让孩子变得胆小无能、丧失自信、极度依赖,形成性格缺陷。最终的结果是孩子不让父母离开一步,未来上大学、工作、成家等分离期,亲子都极为痛苦,甚至一辈子离不开家。有的孩子就是家中的“小皇帝”,好吃的、好喝的供他一人享用,一切都要围着他转。这样容易让孩子习惯性地高人一等,自认为是“小太阳”,变得自私,长大后缺乏同情心,不会关心他人。孩子要什么给什么,不管价格,也不管要求是否合理。还有的父母给孩子大量零花钱,孩子想买啥就买啥,甚至在学校“挥霍”,满足虚荣心。这种孩子极易养成不懂得珍惜,追究物质享受,浪费金钱等坏习惯,也无法养成吃苦精神。

    五、习与性成

    中国重视胎教,从先秦时期起,就有了实行胎教的记载;西汉贾谊的《新书·胎教》和《大戴礼记·保傅》中记载了先秦时期有关胎教的情况,韩婴在《韩诗外传》中记载了孟轲母亲实行胎教之事,刘向在《列女传·周室三母》中记述了周文王之母实行胎教;东汉王充在《论衡·义命》篇中也谈到了孕妇内心活动是影响胎儿发育的重要因素的胎教问题;唐宋以后,相继有一些医学家论述、记述了胎教问题,隋末唐初医学家孙思邈就在《千金要方·养胎论》中全面阐述了他的胎教思想;至清末,胎教理论更加完善,康有为在他的《大同书》中更是提出,外界事物对孕妇及胎儿发育影响重大,主张由国家设立“人本院”,凡怀孕妇女“皆应人院”,以免感于恶物,影响胎儿。

    同时,强调后天对孩子的早期培养和教育。颜之推在《颜氏家训》中主张家庭教育抓得越早越好,尽管不能像圣贤家庭实行胎教,也要“当及婴稚,识人颜色,知人喜怒,便加教诲,使为则为,使止则止。”他认为:“人生幼小,精神专利,长成以后,思虑散逸,固须早教,勿失机也。”“人在年少,神情未定”,有很强的可塑性,有利于形成良好的品德习惯和接受知识。对儿童施教,又重在行为习惯的养成。荀子说:“凡用血气、志意、知虑由礼则智通不由礼则悖乱提慢;食饮、衣服、居处、动静由礼则和节,不由礼则触陷生疾;容貌、态度、进退、趋行,由礼则雅, 不由礼则夷固僻违,庸众而野。故人无礼则不生,事无礼则不成,国家无礼则不宁。”(《荀子·修身》)朱熹著《童蒙须知》,从这五个方面制订了儿童行为准则:童蒙之学应始于衣服冠履,次及言语步趋,次及洒扫涓洁,次及读书写字,及杂细事宜,皆所当知。

    六、注重家风家训

    中国儒家流传了很多 家训、家风、家规、家法、家书、家谱,皆在普及家庭的核心价值观,主要是安身立命、为人处世的基本道德要求。其积极因素至今仍有重要影响。勤俭,治家之本;和顺,齐家之本;谨慎,保家之本;诗书,起家之本;忠孝,传家之本。金缨《格言联璧·齐家》、《颜氏家训》、《朱氏家训》等中国传统家训,是治家者人生经验和教训的传授,它的意义是寓大爱、真诚和殷切的希望于对孩子的严格要求中,它的方法主要是言传身教、授人以渔。颜之推的《颜氏家训》,把协调好人际关系放在最前面,教育自己的孩子要学会做人,有自食其力的本领就是成功。

    在古代家族的血脉传承中,除了家训作为家庭教育的主流模式外,还有一种载体颇为流行,也颇受古人欢迎,这就是“家书”。曾国藩的《家书》影响深远,因其“教子之道”,曾家代代有人才,子辈有外交家曾纪泽和数学家曾纪鸿,孙辈有诗学家曾广钧,曾孙辈则有教育家曾宝荪,明显的特点就是,曾国藩有大量的家书遗留给子孙,后人们在这些家书中汲取了丰富的营养。

    格言是聪明人的智慧,老年人的经验。《论语》、《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弟子规》、《增广贤文》等古代作品中,就有许多名句广为流传的格言,如“三人行,必有我师焉”;“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等。

    还有典故,比如“二十四孝”中的孔融让梨、刻苦学习的“囊萤映雪”、悬梁刺股“凿壁借光”等等,在思想道德教育方面发挥好了长期的重要的作用。



    作者简介:魏长领,河南省儒学文化促进会常务理事、郑州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院长、教授。

     

     
    Copyright ©河南省儒学文化促进会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河南省郑州市航海中路77号中州大学南校区一号教学楼一楼  网站制作:世纪梁
    投稿信箱:hjh66646348@126.com  电话(传真):0371-68755215  联系QQ:763014643